今天是: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德育之窗 > 德育动态 > >>正文

男孩上大学坚持不让家人送 因“火车票很贵”
2021-06-16 11:12佚名 

  宋春彪让这个家变得有了希望。本报记者李军摄

  一家人为宋春彪的学费发愁。本报记者李军摄

  上大学不让家人送 只因“火车票很贵”

  今年18岁的宋春彪家住长清区,原本父母做点小生意赚钱养家,日子还过得去。但因一次意外,父亲下肢残疾,全家人的重担落在个头不高而且身体状况也不太好的母亲身上。今年高考,宋春彪以648分的成绩被西北工业大学录取,马上要踏上新的人生道路,宋春彪坚持不让家人送自己去上学,“火车票很贵。”他悄悄告诉记者。

  低保证“收入”栏里印着233元

  1997年,3岁的宋春彪随着父母搬到了长清区。那时候,家里经济条件还算不错,刚刚盖好了房子,在一家人以为可以这样把平淡的幸福继续下去的时候,厄运却悄悄降临了。

  就在1997年的那个夏天,宋春彪的父亲宋兆水遭遇了一场车祸,他在车祸中损伤了脑部神经,导致下肢残疾。当时人们很少有保险这个概念,加上肇事司机趁着夜色逃逸,这个家庭顿时陷入了困境。

  “有将近三年的时间,爸爸几乎完全瘫痪在床,都是我妈妈一直在悉心照顾他。直到后来,奇迹慢慢出现,我爸爸经过长时间锻炼,渐渐能下床走路了。”在和记者讲述这段往事的时候,宋春彪眼中闪着泪花。

  因为那一场车祸,宋家早年的一点积蓄已经花光,还欠下了不少债务。然而祸不单行的是,宋春彪的母亲还长年患有心脏病和腰疼病,也需要很大的医疗花费。

  “家里的情况让我知道上学才是唯一的出路。”宋春彪摊开低保证,“收入”一栏里印着233元,这便是他们这个家庭一个月的收入。

  “原来母亲挣钱是这么难”

  “高考结束后,我先在酒店打工一个月,真的太累了。”宋春彪说。打工结束后,他每天就和母亲一起,去散户家里收购猪油,然后再集中把货品送到收购站里。每斤猪油经过他们的转手,会有不超过一毛钱的微薄利润,宋春彪和母亲每天仅挣二三十元钱,“原来母亲挣钱是这么难”。

  显然,这微薄的收入不足以供宋春彪上大学,“我这个专业开始前两年不到5000的学费,但是到大三大四就涨到16000元每年。”

  “其实我还有一个大我16岁的哥哥,但是……”宋春彪说着不嗞声了。他的父亲宋兆水一瘸一拐进到里屋,把几张蒙着灰尘的X光片颤巍巍地递给记者,另一只手捂着脸,泪水不断从他粗糙的指缝中淌出来。

  宋春彪在一旁也红了眼睛。他擦擦眼泪,向记者解释,原来他哥哥脊椎弯曲,“他现在已经成家,但是两个家庭的经济条件都不好。”

  “唯有念书才能让家庭摆脱困境”

  “我今年18岁了,我只能好好念书,才能让家庭摆脱困境。”这个阳光男孩拥有一大摞奖状和荣誉证书。

  宋春彪从高一就一直担任班长一职,他很乐意帮助别人,积极为班级做贡献,但是他也有一个苦恼,就是母亲从不支持他担任班干部。“妈妈一直很不理解我,她怕耽误到我的学习,但是我自己知道,不会的。”宋春彪自信地说。

  宋春彪还获得过市优秀学生干部和市三好学生称号。他的学习不但没有因担任班干部被影响,反而芝麻开花节节高。在今年的高考中考上了西北工业大学,被软件与微电子学院软件工程专业录取。

  宋春彪告诉记者,老师对他的家庭情况比较了解,对他也很照顾很支持。“我觉得学习不能学傻了,我们不仅仅要一份好的成绩,同时也需要锻炼自己的综合素质,这个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马上就要开学了,宋春彪已经查好了去西安的火车票,“太远了,父母去不方便”,“其实,最重要的是火车票太贵了。”宋春彪悄悄告诉记者。

  来源:齐鲁晚报

  点击查看>>2012年全国各地高校录取分数线

  往期专题>>2012年全国各地高考状元 2012年全国各地高考填报志愿时间汇总

  2012年全国各地高考录取分数线 2012年全国各地高考录取日程及查询方式

关闭窗口